感谢他们为历史留下见证

- 编辑:admin -

感谢他们为历史留下见证

恰逢2009年年初,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举行一年一度的老干部团拜会,与会者欢声笑语,济济一堂。似这般例会,年年举办,年年相似,今年大不一样。过去一年本所的科研成果固然令人鼓舞,然而更令人瞩目的是,有两本著作一出版就获得社会的好评,而这两本著作都是由近代史所的退休研究员自由选题,独立完成,按社科院学术管理的惯例,实属体制外的个人著作,没有领导的青睐,也没有任何资助,又都是大部头,冷主题,照例不为市场注意,可是好书不怕巷子深,一经读者阅读,就得到热烈的反响。一本是由陈铁健整理的《流逝的岁月:李新回忆录》,出版不久,就有多家报刊发出摘要。更有报纸刊载,读者评出2008年度最具有人文精神的十大著作,这本书荣列其中。传主李新在七十多年前是川东学联的主席,算得上旧时代的一名“愤青”,他怀抱救国救民的理想,组织一批青年,徒步赶赴延安,奔向革命,历任县委书记、吴玉章的秘书、近代史所副所长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,参与创办中国人民大学,主编多卷本的《民国史》和《中国革命史》,是海内外著名的现代史和党史专家。他一生奋斗在文化战线,风风雨雨,整过他人也被人整过,到晚年大彻大悟,畅开心扉,由衷地说:“是手段绑架了理想! ”以忏悔之心道出他的经历、内疚和遗憾。所以这部回忆录展现的是一段已消逝的岁月,一度被涂饰的历史,一代知识分子的追求和困惑,如今又深深地打动了21世纪新一代的读者。时代的差距没有妨碍两代人的沟通,反而引起强烈的共鸣,因为现实本是历史的发展,而历史感悟本身就有超越时空的穿透力,在后世赢得不绝的回响。再一本著作,是由周良宵、顾菊英夫妇合作编写的《疯狂、扭曲与堕落的年代》系列,六十多万字的《文化革命大事记》和五百万字的光盘资料,这是他们历经26年广搜博采、求实存真、精心打磨的力作。当我捧着这样一部厚重的大部头,心中非常感动。要知道,周良宵是著名的元史专家,顾菊英是资深的近代史编辑,他们毕生从事的研究是远离时事的历史,在他们的既往论著中,从没有评说现实的议论,也从来不过问政治。可以说,他们是两个深坐书斋、与青灯黄卷为伴的书生,无党无派,似是桃花源中人,为什么到晚年风貌顿改,放弃熟悉的专长,以老弱病痛之躯投入“文化大革命”史的研究? 周良宵身患癌症,顾菊英要忍受脑瘤开刀后遗症的痛苦。这是一个常人也不敢轻易触动的敏感问题,他们并非不知道可能会遭遇到的风险,却苦苦耕耘二十多年! 以致这部著作蓦然面世,引得同事们惊讶不已,是什么力量推动他们走出书斋,面对严峻的现实,秉笔直书?是道义和良知! 这是历史学家最可贵的道德操守, 最值得大写特写的优良传统,它们都在这呕心沥血的皇皇巨著中,一览无余,在当今天下,竟有此等作者驱浊扬清,怎不令人敬重!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